常有人問我:妳是如何走上這條道路?

..... 說來話長啊~~ (擦汗...)

 

小時候家庭種種因素,經常搬家,

父母離婚時我還上法庭當証人....

 

雖然表面上很乖巧,但心裡其實還是有疑問,有傷痛,

只是不敢也不想去煩大人,只好自己想辦法排解情緒。

 

現在想想很慶幸,沒有因此走上歪路,

反而開啟我對生命,對人性的探索。

 

一直覺得心中有個說不出的空洞,

於是我看很多書,上很多課。

但所有的課程都只是填滿我的時間,

讓我暫時遺忘,暫時麻痺。

當課程結束,那個空虛感又再次浮現,而且愈來愈明顯。

 

就像在爬一個永遠沒有盡頭的空中樓閣。

不知道在找什麼,只知道必需一直往前進,

一旦停下,就會被淹沒在那空虛裡...

 

有一次在社大參加了一個「全腦開發」的課程,

那是生平第一次體驗到「催眠」,認識了NLP,就此一頭栽進去~~~

 

對於一個凡事講究証據,眼見為憑的理工生,

NLP 的確是很好的入門,協助我從左腦逐漸切換到右腦。

 

而從麻瓜到能量工作者,

則必需感謝「阿卡莎」和「浴光之路」。

 

其實,一開始我對浴光一點興趣都沒有。

因為完全不知道在幹嘛?!

 

但是在某一天,我稱之為「急性憂鬱」突然發作。

 

我趴在公司桌上,連抬起頭的力氣都沒有~~

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像是被「催狂魔」吸走了90%的生命力。

用盡了所有當時會的技巧和方法,

都只能勉強維持吃飯和安全回家的基本功能。

 

此時剛好看見Mali的阿卡莎天堂油工作坊,立刻報名。

但課程日期在二個月之後,

以當時的情況,恐怕撐不到上課就掛了....

 

於是我寫信給Mali說明我的情況,

請她先寄脈輪油與神聖急救油給我。

 

過二天雖然已經好些了,

但還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。

收到包裹時,隨手拿起神聖急救油聞一下....

 

「嚇! 這是什麼?!」

我瞬間睜大眼睛,一秒回魂!

 

立刻積極尋找資料,期待上課,

一心想了解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? 怎麼會這麼厲害?

 

阿卡莎一階,我其實沒有太多感覺,

只見旁邊同學哭的哭,昏的昏...

我只忙著盤算我要買哪些產品

直到在最後的曼達拉中,我們向聖壇上搞不清誰是誰的上師照片頂禮,

突然覺得這場景很熟悉,好像我曾經做過這件事。

莫名的感動,讓我決定要上阿卡莎二階。

 

在台東二階的七天當中,依然搞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,

只覺得好熱好熱~~

據說這是在轉化。

 

趁著課程空檔,也向老師領了自己的靈性名字

 

Homa Ri Lotus of transformation )

轉化蓮花,將黑暗轉化為光明。

 

奇怪的意義,不太優美的發音,跟我想像與期待的完全不同....

卻預告了我接下來的道路...

 

就在花精二階結束後,我決定要上ACC。

而「浴光之路」是上ACC的必要條件。

 

很幸運,我趕上了鮮少開課的Mali的浴光。

 

很早就想過,如果我要上浴光,一定會找Mali。

默默跟了她的部落格近十年,

她的文章陪伴我度過很多的關卡。

雖然搞不清浴光要幹嘛,但就是一種信任。

信任她能看見我,信任她能接住我,無論發生什麼....

 

六天的浴光(2018新架構為四天)

就在懵懵懂懂和各種不知是真是假的畫面,

還有挫折感中渡過(因為覺得對能量感知太弱)。

 

印象最深的,是在二個課程區塊中間,

有一天從公司回家,我騎在環河路上,不時有許多沙石大卡車經過。

每次大車經過,我都會心跳加速兼冒冷汗,但又無處可躲。

 

突然想到,嗯... 我來試著請靈性協助者保護我好了。

念頭剛起,還沒想好祈禱詞,上師就出現了。

清楚而明顯的感受到保護的能量瞬間圍繞著我,

而且是八位上師全員到齊,一個不少

 

~~ 這也太隆重了,小女子我受不起啊~~~

隨便來一位就很感動了,一下子來八位....

(沒被卡車嚇到,被上師們嚇到... )

 

記憶中這是我第一次這麼真實的感受到傳說中的「能量」。

 

從那一刻起,我對大車的恐懼消失了。

當然依舊會保持距離,但不再有緊張和恐慌感。

(終於覺得學費花得有價值!)

 

 

後來,如願上了ACC,正式開始靈性脫殼的血淚史...(以下省略五萬字)

過程很辛苦,也很痛苦,

因為要面對許多有意識和無意識的抗拒與課題。

 

但也正是在ACC中,

Sam Yun老師協助我打開了我跟神之間的那道門。

 

原來,神一直都在,是我自己關上那道門。

原來,世上真的有無條件的愛,它來自神...

原來,光一直照耀,等待我碰觸自己的靈魂~~~

 

當時課題太多,衝擊太大,

以至於即使收到阿格尼的邀請,還是沒有參加靈性老師訓練。

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,無法勝任「老師」的工作。

當時我也不敢給出浴光之路,

因為自己都沒感覺,要怎麼帶領別人?

 

同年,接著學習了蓮花療癒。

也許因著阿卡莎記錄中「療癒蓮花」的本質,

不到半年就順利從上班族轉為全職療癒師。

 

很享受能量工作,也很安於這樣的自己,以為會就這樣過一生~~

 

二年多的療癒工作,遇到形形色色的人,奇奇怪怪的問題,

從一開始的游刃有餘,到後來大家的問題愈來愈昇級,

我得使出混身解數,結合了過往所學,才能解決問題。

但似乎還是覺得可以再多做些什麼,讓療癒更精準,更快速。

也希望能讓個案

學會如何照顧自己,擴展自己,走上自己的道路。

 

加上子宮肌瘤的課題,

於是終於決定參加靈性老師訓練,好好面對自己的道路。

 

看著浴光之路的教材,過往當學員時的記憶浮現。

那時聽不懂的話,不會使的光劍,感覺不到的能量,

現在看來都是小菜一碟。

 

原來,不知不覺的,我已經走了這麼遠~~

先前那揮之不去的空虛感,不知何時也已經消失了~~

 

我並不惋惜延後了二年參加靈性老師訓練。

 

就像是一個學生畢業後,到社會上工作了二年,累積了許多經驗與問題,

知道自己需要什麼,知道自己的方向,

知道自己的長處與短處,於是再回到學校進修。

 

每一次的課程,都帶來很多的轉化。

也許當下不明白,也沒有覺察,但回到生活中,

卻真真實實地看見生命的改變。

 

一路走來,有喜悅,有感恩,當然也有灰心,有懷疑,甚至有憤怒~

但很奇妙,總會在適當的時候,受到引導與照顧。

 

對我而言,

「浴光之路」不是一個課程,它是一段生命旅程。

在這條光的道路上,過去,現在,未來~~

總在剛剛好的時間,遇見剛剛好的人。

 


 

常有人會問我:

妳怎麼知道我的問題?

妳怎麼感受到能量?

妳怎麼接收到訊息?

妳怎麼知道要怎麼做?

有什麼方法可以訓練自己的感知嗎?

 

現在,我終於可以說:「浴光之路」能夠幫助你!

 

即使你當下感受不到什麼,就像我當初一樣,也不用擔心。

該學的你都學到了,該知道的你也都知道了。

 

這些都是基礎,重要的是如何應用在生活上。

 

如何用光劍保護自己,

如何邀請上師協助,

了解自己的脈輪,

感受自己與別人的能量,

看見自己的生命任務....

 

每個人的生命道路不同,

浴光之路不是在訓練每個人成為ACC或靈性老師,

它是在協助我們看見自己,轉化自己,進而「成為自己」

 

當我看著浴光之路的教材,覺得現在人真是太好命了~~

課程架構如此精簡卻又完整,

從理論到實際操作,

從被療癒到學習療癒別人。

 

扎扎實實的六天(2018新架構為四天),抵上自己胡亂摸索好多年!

 

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,每個腳印都泛著光,

因為神總是先我一歩,為我舖好光的道路。

 

我要做的就是,信任,臣服,跟隨自己的心。

 

是的,我毫不懷疑,我已經走上自己的道路,沐浴在光中。

如果你被觸動了,歡迎與我聯絡,陪你找到自己的光,踏上自己的路。

 

 Homa Ri 帶領的浴光之路,有著快速無痛轉化的品質,

最新開課日期:2018年4月20,21,27,28 共二個週末

 

 

 

P_20160711_210924.jpg

Homa 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