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想上EO,但有掙扎。

她提出內心的疑問,想聽聽我的看法:

「如果個案自己沒辦法放下,是否還能產生療癒的效果?」

她說:「我知道身為解讀師或是療癒師,只能信任當下發生的一切,而且不要對於結果有所寄望。但真的很難。

拿教學來說,學生回去要不要練習是學生的事情,學生自己也了解要練習才會有收穫。

相對之下,個案很容易將療癒的效果寄託在療癒師身上,卻不想想自己要做些甚麼努力。

對此,我感到無力。

之前我一直很想成為療癒師,但面對這一點,我卻步了。」

 

這問題非常好!!

我也曾糾結其中。


想想自己,

每一次我選擇上課,預約療癒,

真的沒有抱著「想要別人給我答案,為我解決問題」的期待嗎?

當然有!不然我根本不會去。

 

而我有在任何一位老師或療癒師的手中,一夜長大嗎?

當然沒有,

不然我早飛昇成仙了~~ 還在這裡一字一句敲鍵盤....

 

因為,

我的答案,不在別人口中,

我的解藥,不在別人手裡,

自己的仙丹得自己煉。

這就是我一次一次學到的。

 

而「煉」是火字旁。

過程中的水深火熱是免不了的。

 

上課、療癒....,是在收集藥材,是在鍛鍊自己,

包括「遇到想要依賴自己的個案」

我會去看:是什麼讓我遇到這些人?

在提醒我什麼?

 

是我也想依賴別人?

還是我不夠強壯,怕被依賴?

或是我沒有自信,不敢拒絕別人的依賴?

是不是我想藉由別人的成長來肯定我自己?

 

我常會懷疑自己的能力。

覺得他沒有進歩,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好?

所以一直學習進修。

 

最終發現:

所有來到我面前的,

都是我能處理的,都有我能為他做的,

否則我們不會見面。

 

於是我學會:在每個當下盡力,更多的,就看機緣了

 

一顆種子要長成大樹,需要土壤、陽光、水。

在他的一生中,我只是某一天的一抹陽光,一場雨水。

 

也許正好在這一刻,它發芽了,開花了,

有幸被我看到,那很美。

但那不是我的目的,

我只是陽光,我只是水。

 

他的一生中會需要很多陽光,很多雨水,

而我只是某個片刻的那一抹陽光,一場雨水。

他是否在我面前開花結果,並不取決於我,更不決定我的成敗。

 

我很重要,同時也沒那麼重要。

 

要求完美,想要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下,是我的課題。

感謝個案/學員一次又一次提醒我「放下」。

 

如果自己都還在成長,還在學習放下執著,

又如何要求別人一夜長大,一語頓悟呢?

 

如同你現在在看這篇文字,對你產生什麼影響,不是我能控制的。

我只是把這些擠在我腦子裡的思緒,化為文字,

這是我此刻想做的,而且做完我很舒服。

至於誰會看到,誰會受益,就不關我事了。

 

也有學員希望我為她讀,是否該上EO。

我當然不幹啦!!!

我又不幫你出錢,憑什麼叫你上課?

我只給出我的感受,請她自己考慮。

最後她還是決定要上。

我問她為什麼?

她說,「我希望我的手放在別人身上就真的可以讓對方舒服,

常常有這種感覺甚至會真的伸出手,但是沒有辦法做到。

沒有什麼了不起的靈魂呼喚~~

沒有興奮,也沒有害怕,基本無感....」

 

嗯,如果每個靈魂都能大吼大叫,明確指揮肉體行動,

那就天下太平啦!!

 

靈魂的呼喚,

有時是安靜的,優雅的,藝術的....

這也是"創造"的一部份。

 

我會說,那個「希望....」「常常有這種感覺...」

就是靈魂的指引

 

不然為什麼那麼多課程訊息,你偏偏對這個感興趣?

 

而這個掙扎的過程,就是你煉丹的藥材之一。

 

我怎麼知道?

 

因為我的丹爐中,也有這一味!!

 

fire-1021224_640.jp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ma Ri 的頭像
Homa Ri

創造未知的自己

Homa 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