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年不見了。

記得他第一次來,是為了感情問題。

第十一次來,還是為了感情問題。

但相較於之前不屈不撓不放棄的鬼打牆,狀況很不同。

(嚴重懷疑本人某輩子欠了鍾馗不少債,這輩子專治鬼打牆

 

以前問的是:要如何才能跟他在一起?

現在問的是:要如才能放下? 不管什麼形式。

 

這些日子,他努力不執著在過去,

努力學習著發展自己的天賦,

這次終於準備好了,去面對那個他一直不敢、不想、不願去面對的「它」。

 

我們沒有為「它」定義,

所以在把「它」的能量放在墊子上時,出現了很有趣的情況。

 

他覺得,「它」有害怕、想哭的情緒。

而於此同時,我感受到的「它」,卻是包容、平和、喜悅的愛,接近傳說中的「神性」。

但我沒有告訴他。

 

想了想,另外拿了一張空白的墊子,代表「神」。

我沒有告訴他那是什麼,只請他一併放入能量場中。

 

分別輪流站上墊子後,

發現案主呈現喉輪緊縮、壓抑,不想睜眼看外界的狀態。

而躁動慌亂的「它」一直想靠近案主,

當案主感受到「它」的接近,則是本能地想逃。

跟他自己覺察到的「不想面對」很符合。

 

為了打破這個僵局,我們抽卡做了曼達拉,同時也向「它」頂禮。

我請案主跟「它」說話。

一開始案主閉著眼睛,打算來個"心靈溝通“。

但我要求他”看"著「它」,正視「它」。

然後那道防線終於瓦解,他哭了出來!!!

 

我們再度進入場中。

他代表「神性」(但此時他還不知道那個墊子是什麼),

我代表「它」。

這時的「它」平靜多了,但還是茫然,本能地靠近曼達拉,想沈入其中。

不一會兒,「神」過來了,抱著「它」,「它」開始崩潰大哭。

「它」竭力哭喊著,那些累積的恐懼、壓力..... 彷彿內臟都要哭出來了~~

「它」害怕地縮在「神」的懷中:『你不要丟下我! 你不要走!』

『我好累....   我睡一下下,你不可以走哦.....    你不可以走哦....』

 

「它」期待聽到「神」的保証,保証祂不會走。

「它」沒聽到,但卻感受到那個懷抱的溫暖和堅定。

「神」沒有用言語,而是用行動証明「我在這裡」。

於是「它」漸漸停下哭泣,開始放鬆,在「神」的懷裡沈沈睡去~~

 

然後,

「它」融入了案主。

「它」消失了。

 

最後,只剩下案主和神面對面。

 

案主坐在地上良久,終於開口:『你可以幫我嗎?』

 

「神」沒有伸出手去拉他,也沒有開口鼓勵他,

而是讓能量流入他,讓他自己站起來。

 

我不太記得我代表的「神」當時說了什麼,

只記得那種「我無所不在,我在你週圍,也在你之內」的流動的能量。

只記得那種無言的支持和包容,從不懷疑「你可以做到」的篤定。

只記得那種「只要你開口,我必回應」的愛。

只記得那種「即使你沒看見我,我依然在」的無所不在的能量。 (請原諒我書讀太少,找不到合適的詞來形容,說自信太膚淺,就說能量吧!)

 

即使在「它」最恐懼最無助最慌亂的時候,神依然在,只是「它」沒看見。

 


排列之後,我才告訴案主,那個神祕的空白墊子代表的是什麼。

他雖然有強烈的感受,但腦袋的裡慣性懷疑又冒出來。

「我怎麼知道祂在?」

我請他自己問神。

然後他聽到很篤定的聲音:「我會證明給你看」

 

案主反覆從各種角度發問,試著"逼"神說出他想聽到的答案。

但人家「神」可智慧的呢!!!

  一點兒也不上當。(我是在驕傲什麼?)

(所以我不回答這種鬼打牆問題,讓他跟神自己解決,我也挺聰明的啊~~ 

不過也得他夠敞開,願意聆聽)

 

以上是由我的視角和記憶來記錄,案主自己的記錄在這裡: 「你開口,神才會回應你」


 

應該是第二次代表「神」了吧,

上一次代表的是「EO」,身心靈合一的宇宙能量。

 

感受最特別的是,神其實很安靜,

因為太多東西不是"言語"能表達的。

而是透過無所不在的、源源不絕的,不斷流動的能量,

來支持案主,讓案主自己感受,讓改變自然發生。

 

因為像「我在這裡」、「你就是我」這樣書上看過幾百次的話,

頭腦層面的逼自己接受,

跟全身心的親身經驗和感受,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

深深覺得這招很好用,對我來說更輕鬆,不用說太多話又不費腦細胞。

可惜並不是每個人都準備好接招。

不過也很難說,黃金世紀,大家都與神愈來愈近了啊~~

★更正:神無所不在,只是你沒看見

 

(這是排列過程中抽的卡,事後來看,超級符合的啊!!!)

與神對話.jpg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ma Ri 的頭像
Homa Ri

創造未知的自己

Homa 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