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睡前,她打開窗戶,向著黑夜祈求:

「我知道,你一直在我身邊,如果你真的愛我,請幫我結束這一切!」

  

網站搬家囉~~ 更多分享請到 蓮花光居 。聯絡Homa Ri 請用 FB訊息 

  

她受夠了每年一次的折磨,

受夠了每次醒來的愧疚與罪惡感,

受夠了那種只能旁觀的無能為力。

如果,書上說的是真的,

如果,神真的是那麼慈悲,

如果,這真的是她的前世,

如果,這真的是她的懲罰,

那麼可不可能?

就算只是夢也好,就算只有一次也好!

可不可以放過那些人?!

 

如果死亡是她的宿命,

如果可以再來一次,她一定會忍耐,不再讓自己失控。

雖然,每次的夢境都在同一個時刻結束,但這麼多年來,

她總忍不住去想,那些村民的下場?

無知與恐懼,不是他們的錯;

貪婪與無情,也不該由她來審判;

 

她知道,下咒時的『她』失去了理智,

但並不是真心想報復,陷他們於苦難,

她只是想讓他們明白自己加諸在別人身上的是什麼?!

她並不真的那麼壞的....

 

握著過去每年都在枕邊出現的,如今已成一小束的白髮,

不斷低聲重覆自己要做的事,漸漸沈入夢鄉。

臨睡前,她似乎聽到那陌生又熟悉的聲音:『睡吧,我會幫妳的』

『等了這麼久,你的苦心終於被看見了...  』另一個聲音

『她那一世的執念太深,咒力太強,終究還是吃足了七世的苦頭.... 』低沈磁性的男聲

『也難為你,世世都陪著她,年年都提醒她,她卻依然沒有想起你。』

『我承諾過,會永遠陪著她!』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籠子正在移動,她知道,快要結束了!

 

相同的場景,相同的痛楚,她卻覺察到有些許不同。

以前,每一次「她」都是直接成為她,

感受她的情緒,感受她的痛楚,那樣的真實,

每每讓她心驚而恐懼。

但這一次,「她」彷彿是個旁觀者,但又是真實的她,

「她」依然可以感受到她的一切,卻同時又保有自己的意識與清明!

 

終於,

晃動停止了,她被粗魯的拖出來。

 「拿下她的眼罩,讓她看看被她的魔法迫害的這些無辜人們!」

 

突如其來的光亮,刺痛她的雙眼。

 漸漸適應了光線後,無視看守她的守衛,

 略過這些曾被她醫治過的村民,她在人群中尋找熟悉的身影。

「她」知道,他不會出現。

但她仍然堅信,「他」會來救她!

 

在冗長的罪名陳述與宣判後,

 她被綁上木柴堆中,直挺挺的,有成年男子大腿粗的木樁。

 刺鼻的油味,伴著點點的火光,灼燒著她的感官。

 快速昇高的溫度,融化她的理智。

 

她最後一次,在人群中搜尋。

「她」知道,這是她最後的機會。

此時,

 天邊一道閃光,

 照亮她的臉龐。

 照亮圍觀的群眾,

 照亮他的笑容。

 

「她」強迫自己忽視烈焰的灼燒,不理皮肉發出的焦臭味,

用最後一絲的清明與慈悲,

讓自己看入他的雙眼,看入他的心。

 

他的笑容,似乎正

 撫慰著她的疼痛,

 回應著她的呼喚,

 向她保証:「妳做得很好!撐過去,

這是妳最後的試鍊,通過它,我們就可以回家了!」

 

熊熊的火光,與夕陽幾乎合一,

在一片血色艷紅中,她看見天使們從雲端出現,

灑著點點金光,圍繞著她,

她完全被熟悉的喜樂與感動充滿,

早已感覺不到肉體的痛楚,聽不見群眾的叫囂。

那真正「完整」的感覺,

她知道,她成功了!

 

 ~~~ END

 

 

(心臟不強的朋友,可以看到這裡就好... )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

~~~ 番外篇 ~~~

 

他在雲霧繚繞的山巔,和朋友下著永遠下不完的棋。

「恭喜你,終於搞定啦!」

「嗯。」

「是說,我很好奇,當初你幹嘛拿箭射她啊?」

「你以為我願意啊~~~,她眼睛被打腫了,看不清我的暗示,以為我背叛了她 ,準備大開殺戒,我只是想讓她受點小傷,打斷她的咒語而已。」

「.... 那一箭射不中就算了,你幹嘛又補一箭?剛好被她拿來用,搞得天翻地覆!」

「別說了,哪知她平常連隻雞都抓不到的人,突然這麼神準....」

「幸好,她自願逆轉結局,這下大家可以安心睡覺了。」

「......   是啊,她再不覺醒,我的頭都快秃了.... 」

  

網站搬家囉~~ 更多分享請到 蓮花光居 。聯絡Homa Ri 請用 FB訊息 

  

 

琥珀──寬恕.jpg

    全站熱搜

    Homa 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